纸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分析称国内全行业上4G过早建言运营商投资策略

发布时间:2020-06-29 20:17:36 阅读: 来源:纸盒厂家

C114讯 5月14日早间综述(张月红)近日,中金公司发布了题为《4G 梦想照进现实 行业格局或更恶化》的行业报告,指出4G LTE并非革命性技术,各方宣传的峰值速率并无意义,用户速率才重要,并提醒运营商流量爆炸是“挑战”,而非“机会”。

中金公司电信分析师陈昊飞在报告中分析了国内3G/4G数据需求增长影响因素,指出国内用户的数据消费习惯还没有培养起来,警告行业如果错误理解4G,个别运营商的激进带动全行业4G 突进,则会导致低效投资和恶性竞争发生。

以下是报告的主要内容:

平衡技术格局驱动4G初期发展

陈昊飞认为,4G初期的发展驱动在于平衡技术格局,即TD-SCDMA 和CDMA 运营商希望通过LTE 实现技术再平衡。

3G 技术里,WCDMA 的生态系统最为强壮,WCDMA HSPA+是后3G 技术的市场主流;LTE 统一4G,又进一步巩固了WCDMA 阵营,打击了非WCDMA 产业链。非WCDMA 运营商在系统、终端支持和演进上都处于劣势,比如WiMAX 产业链已经完全衰落。

美国Verizon 是LTE 发展的领导者,其发展LTE 的最大动力就是它的CDMA 网络在抗衡AT&T 的HSPA+网时处于劣势,Verizon 的先行也带动了AT&T 的LTE 部署。韩国LTE 部署速度最快的也是CDMA 运营商LGT,并带动SKT和KT。

TD-LTE 的四大主导运营商:中国移动、日本Softbank(Willcom)、印度Reliance 和美国Clearwire,之前分别运营TD-SCDMA、PHS、WiMAX、WiMAX,这四大运营商对LTE 的急迫显然与其对原有网络演进方向的信心不足有关。只有日本NTT DOCOMO 的LTE 发展是例外,DOCOMO 集产学研于一身,本身即是LTE 标准形成的重要参与者,从2007 年开始就参与LTE 系统研发,把LTE 当成日本的“自主创新”来部署。

这些非WCDMA 运营商把LTE 作为扭转网络劣势的手段,对战略的考虑重于对成本的考虑。因此,即使在LTE 成本较昂贵时,这些运营商也大力推进LTE 部署,而不选择扩容原有网络。

非WCDMA运营商对LTE 的推动,也带动了同市场上竞争对手,为了在产品宣传上不落下风,也推出相应LTE 计划应对(例如美国的AT&T 和T-Mobile 基本把手机上所有的3G 信号都显示为4G,HSPA+也被叫做4G)。这些运营商构成了LTE 发展初期的主要驱动,基本可以解释全球各个市场上的LTE发展动向。

陈昊飞认为,4G 将是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因为单位流量的“收益-成本”关系决定发展速度。

LTE 和3G 是提供同质流量的技术,LTE 流量不比3G 流量更高级(注意峰值速率和用户速率的区分!),因此运营商一般只能对流量统一定价,即“只计GB,不计来源”。目前运营LTE 最成熟的Verizon 和AT&T 在套餐定价里均只计价GB,并不区分流量是来自3G 还是4G。

因此,与“因为2G,模拟大哥大就过时了”和“因为3G,2G 功能机就过时了”不同,“4G 的每GB”和“3G 的每GB”是同质的,单位GB 的收入能力无差别,决定运营商盈利的是“每GB 收入”和“每GB 成本”的对比关系。

流量爆炸是“挑战”,而非“机会”

从2008 年iPhone 3G 发布开始,全球智能机渗透率迅速提高,发达市场运营商的网络利用率压力骤增,扩容以适应数据流量的增长成为运营商Capex 重点。

当前行业普遍接受了无线运营商“未来每年流量翻倍”的观点,发达国家主流无线运营商在2008~2012 年的网络运营数据也与此观点吻合。据此,行业目前正流行着一种线性推论未来的论调(供应商对此推销,运营商对此认同)“如果每年流量翻倍,那么10 年后运营商需要相对当前的网络扩容1000 倍”运营商在未来10 年应进行千倍扩容的投资。

这种论调的灾难性在于:如果运营商10 年扩容1000 倍,那么收入能增长多少倍,成本又增长了多少倍?全球运营商普遍呈现“量收剪刀差”的现实已经回答了此问题运营商的收入增长速度会远远低于流量增长速度,而成本增长速度又很难控制在收入增长之下;运营商的利润空间正在不断被挤压。

如果运营商激进投资4G,在没有新的收入模式或费用控制的情况下,争相比拼容量供应,后果就是对收入的促进微弱(ARPU 受限于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运营商间激烈竞争,运营商不必幻想急速供应容量就会带来急速收入增长),单位数据定价快速下降,考虑到数据替代语音/短信的影响,这个资费水平对行业来说已过低。

具体到国内市场,中移动或许可以依靠其历史积累的优势而采取一步到位的资费策略30/50 元每月给1/2GB(之后封顶)的数据叠加包,在保持ARPU 基本稳定的前提下留住用户,其净利润率还高达20%以上。但这对已经投资了3 张全国数据网的行业整体来说,盈利压力是巨大的。这样激烈的竞争不仅导致capex 快速提高(比拼扩容),更会带来opex 的迅速上涨(比拼4G 终端补贴,同时维护费用随扩容提高),行业盈利会迅速下降,受损的是行业的未来长期发展。

当前全球运营商都面临“量收剪刀差”的问题,运营商为了维持盈利,当前主要把成本压力向三个方向转嫁:1)把大量运维外包以求降opex;2)要求设备商不断降价以节省capex;3)运营商合并或共享基础设施以缓解竞争。很显然,这三个方面都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道,国内运营商可做的空间也不大。

短期跃进一般都不利于长期发展。目前舆论总是讲“中国4G/FTTH 发展落后了”,但这些“落后论”都是值得推敲的2G 和ADSL 运营商都是赚钱的,普及速度极快,中国2G 和宽带接入的网络规模和用户规模均世界第一;目前3G 还未赚钱,过快做4G 不赚钱,过快做FTTH 也不赚钱,运营商没有能力做得那么积极那么快,这种发展现状是受到企业盈利能力、市场实际需求限制的。因此不能总是简单地说“4G/FTTH 发展落后了”,落后与否不应简单地对照美日韩,而应该基于实际市场需求和企业盈利能力来评价发展速度问题(除非政府利用国家性宽带计划进行规模的资金补贴)。

全行业突进存隐忧:中国4G 进程应该缓行

中国 3G 运营2009 年才开始,当前中移动TD-SCDMA 网络利用率24%(至2012 年底28 万TD 站,而同期GSM 基站80 万),联通(2012 年底基站33.1 万)和电信(2012 年底基站约25 万)的3G 网络利用率30%,市场整体3G 渗透率不到20%;中国用户的ARPU 在人民币60-70 元左右,目前的3G 用户的人均月数据使用流量也仅仅150MB 左右。

由于中国运营商基站密度高,3G 网络经过扩容后(3 张3G 网的覆盖都还不如2G 完善,增强覆盖工作是必需要做的),可容纳超过9 亿每月流量1GB 的用户,中国的3G 网络完全不存在容量不够的问题,3G 网络主要问题还是要提高基站密度、增强覆盖。对已经有3G 网络的运营商,4G 在高端数据用户密集的地方做热点覆盖就足够了。

而且对于用户来说,峰值速率无意义,用户速率才重要。

眼下,各方“中介”向大众传播了诸多似是而非的“无线神话”,比如“4G 会有100Mbps 的速率,远高于3G,甚至高于家庭宽带接入”这类“速率神话”给人的印象是:LTE 速率比3G 快多了!所以3G 差远了,要被淘汰了。实际上,LTE 的“百Mbps峰值速率”只是个技术概念,对普通用户实际意义有限。

中国市场当前的LTE 局势和全球情况是一样的初期驱动力在于中移动不信任TD-SCDMA,需要利用LTE 来平衡技术(中移动就把TD-LTE 当作自己的3G,而TD-SCDMA 则成为升级TD-LTE 的平台),扭转技术格局的战略考虑优先于对单位流量成本的考虑。

随着TD-LTE 的先行部署和发展,三家运营商的技术格局较为平衡后,中国4G 进程应该缓行,行业4G 进度不应太超前于实际网络利用率,行业经营重点仍应回到“探求可持续的流量经营模式”上来。

如果行业错误理解4G,个别运营商的激进带动全行业4G 突进,则会导致低效投资和恶性竞争发生。目前行业仍处于非常不均衡的地步,实力弱的运营商更经不起折腾,如果因为4G 的恶性竞争使行业更不均衡,可能会迎来政府的再次直接干预。所以运营商在投资技术标准的同时,还要考虑到政府还有很多监管手段,其中最可能出台的是:号码可携带,语音互联互通结算费的调整,甚至是直接或者间接的“市场份额限制”。

建言4G 部署策略:完全没有必要过早投资

综合以上观点,陈昊飞认为,存量网络的边际流量成本决定4G 投资策略。

全球所有主流运营商当前都拥有存量3G 网络,只要存量网络还有容量潜力,边际单位流量成本就为零或者很低(目前3G 扩容的性价比很高),陈昊飞建议,运营商完全没有必要过早投资4G;只有存量网络容量已达极限,或者扩容存量网络的成本已经高于新建4G 的情况下,运营商才应逐步投资4G 以补充容量。

他建议运营商尽量推迟4G 部署时间以等待4G 设备降价,以使单位流量成本更有竞争力。当前设备商需要较高的毛利以支撑初期LTE 研发,未来同配置的设备会随着时间降价,预计在3 到4 年后LTE 的单位流量成本竞争力基本赶上WCDMA。如果在市场上存在着竞争对手的4G 宣传压力,运营商可以利用4G 做些热点部署或者室内分布(或者直接将HSPA+宣传为4G),而不必过早进行大规模的4G 部署。

当前美国运营商已经开始LTE-Advanced R10 设备试验,2013~2014 年商用设备可推出。对于无需急于大规模部署LTE 的运营商,应尽量选择从LTE-Advanced R10 版本切入试验网,因为1)运营商引入LTE 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高网络负荷的问题,LTE R8 版本作为热点或者室内分流技术直接商用已无问题,但其密集组网条件下的同频干扰管理能力仍处于成熟过程中,LTE-Advanced R10 设备会提供更强大的干扰管理技术和多天线技术,进一步提高4G 技术的频谱效率,提供更大的容量;2)在未来几年中,运营商会获得大段的4G 频谱,同时GSM 小段频谱也有可能释放出来,运营商需要利用的LTE-Advanced R10 的载波聚合功能重整频谱资源。

另外,LTE终端的成熟也需要时间。某一制式终端的成熟一般要达到以下两个标准:1)高中低端手机分布均衡,手机种类远多于数据卡;2)产业链供货能力达到每年亿支手机(非数据卡)的水平。从这个角度看,当前的LTE FDD 手机也仍处于向成熟的发展过程中,因为当前的LTE FDD 智能手机主要以高端手机为主,主要供应市场也仅限于美日韩。

对于WiMAX 等边缘运营商,则无关扩容,非转不可。WiMAX 运营商(或者曾计划部署WiMAX 的运营商)普遍握有TDD 频谱,无法转向WCDMA HSPA+,也不愿转向TD-SCDMA,TD-LTE 成为WiMAX 运营商技术转向的唯一选择。WiMAX 三大领导性运营商美国Clearwire、俄罗斯Yota 和日本UQ 中,Clearwire 和Yota 已转向LTE TDD。

WiMAX 另三大市场台湾、印度(运营商Reliance、Bharti、Aircel 为代表)和东南亚(运营商P1、Smart 为代表)也转向了TD-LTE,WiMAX 阵营全面转向TD-LTE 已成定局。类似于WiMAX 运营商的还有原PHS 运营商,Softbank 在2010 年收购了PHS 运营商Willcom,并获得原用于PHS 的TDD 频谱,也只能转向TD-LTE。当前海外几乎全部的TD-LTE 网络均是这类运营商转变而来。

上述三种路径正是当前全球LTE 发展的写照,也构成了未来LTE 发展的脉络:

3G/4G 扩容成本的相对关系决定了LTE 的推进速度:4G 暂时不具有成本优势决定了4G 发展将是长期渐进的过程;越是发达国家的存量网络压力越大、通过提高基站密度扩容越困难,LTE 发展速度较快;同时,竞争对手间利用4G 概念的竞争情况也会影响4G 进度的快慢,在WCDMA 网络集中的市场(如欧洲),个别运营利用LTE平衡技术的动力小,网络扩容潜力也大,LTE 发展速率较慢。

美国市场上“Verizon 较快的LTE部署+CDMA”和 “AT&T 较慢的LTE 部署+HSPA+”格局已经平衡,4G/3G 并存提供数据,4G 的部署进度取决于网络流量的增长情况。

欧亚拉非跟随发展,3G/2G 并存,对2G 投资逐步停止,3G HSPA+网络继续处于投资期,预计要到2020 年才会达到部署存量的顶峰;4G 开始逐步补充3G,LTE 网络数量虽然很多,但实际用户规模较小,LTE 网主要为补充性质。

回国VPN加速器

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

免费回国vp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