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商院人物赤贫国家总统千金坐拥30亿美元(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8 01:00:33 阅读: 来源:纸盒厂家

商院人物:赤贫国家总统千金坐拥30亿美元

商院人物:赤贫国家总统千金坐拥30亿美元 MBAChina

内容导读:多斯桑托斯持有的每项重大的安哥拉投资看起来有两个来源:一种是来自想在安哥拉做生意的公司的大额股份,另一种是总统大笔一挥让她直接介入投资。

去年12月,伊萨贝尔•多斯桑托斯(Isabel dos Santos)举办盛大派对,庆祝她与刚果商人辛迪卡 多科洛(Sindika Dokolo)结婚十周年。

微妙含蓄不是菜单上的选项。她动用喷气飞机接来了远在德国和巴西的数十位亲朋好友,他们加入数百位安哥拉本地客人的行列,在三天的时间里尽情狂欢,包括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圣米格尔古堡举行庆典,周日在度假胜地姆苏鲁半岛的海滩上享用早午餐。

据一位出席派对的宾客称,请柬是装在光滑的白色盒子里送来的,上面写着美好的祝福语“十年的爱情/十年的友谊/抵一百年的十年……”

还不如说价值抵30亿美元的十年更贴切。现年40岁的多斯桑托斯是非洲唯一的女亿万富豪,也是非洲大陆最年轻的亿万富豪。她迅速而系统性地获取了安哥拉战略性行业中的巨大利益——银行、水泥、钻石和电信——让她成为本国最有权势的商人。她超过一半的资产是持有的葡萄牙上市公司的股份,增加了她在国际上的威信。今年1月份,福布斯披露她是亿万富豪,安哥拉政府把这则新闻当做国家的骄傲广为宣传,她是这个拥有1,900万人口的国家取得的成就的生动证明。

然而,真实的故事是伊萨贝尔 多斯桑托斯——作为安哥拉总统若泽 爱德华多 多斯桑托斯(Jos Eduardo dos Santos)的长女——攫取个人财富的经历。在过去一年中,福布斯杂志追溯了伊萨贝尔 多斯桑托斯的致富之路,查阅了多份文件资料,采访了几十位安哥拉当地人。根据我们尽最大努力追查到的信息,多斯桑托斯持有的每项重大的安哥拉投资看起来有两个来源:一种是来自想在安哥拉做生意的公司的大额股份,另一种是总统大笔一挥让她直接介入投资。她的致富经历为我们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为我们揭示了全球资源丰富国家受窃国独裁政权操纵的相同悲剧。

对于多斯桑托斯总统来说,这是一种从他的国家攫取钱财的轻松安全的方式,同时让公众看到自己置身事外。如果这位71岁总统的统治被推翻,他可以从女儿那里收回资产。如果他死在任上,她会把掠夺来的战利品留在家族手里。假如伊莎贝尔够慷慨,她可能会决定跟她七个已知的同父异母兄弟姐妹分享一些财产。或者完全不这样做。在安哥拉,大家都知道这些兄弟姐妹相互鄙视。

安哥拉前总理马科利诺 莫科(Marcolino Moco)告诉福布斯:“这笔财富的来源不可能被证明是正当的,这是无耻的炫耀。毫无疑问,正是她的父亲创造了这笔财产。”

伊萨贝尔 多斯桑托斯拒绝就这篇文章接受福布斯的采访。她的代表没有回答我们几个月前提出的具体问题,不过最近发布了以下声明:“伊萨贝尔 多斯桑托斯女士是独立的商业女性,也是仅代表自己利益的私人投资者。她在安哥拉和/或葡萄牙企业的投资清楚透明,通过涉及知名银行和律师事务所等外部实体的公平交易而达成。”反过来,这位发言人指责文章的合著者、安哥拉调查记者是怀有政治动机的激进分子。1999年,由于安哥拉记者拉斐尔 马奎斯 德莫赖斯(Marques de Morais)发表了一系列批评政府的文章,安哥拉政府判他入狱,此后因他在2011年出版的著作《血钻:安哥拉的腐败和酷刑》(Blood Diamonds: Corruption and Torture in Angola)而对他提起新的刑事诽谤指控。

最后,多斯桑托斯女士的代表称,任何关于她和安哥拉政府之间非法转移财富的指控都是“毫无根据、极为荒谬的说法。”这很有可能是真的。如果你的父亲手握大权,能够指定出售哪些国家资产以及出售的价格,那么他只要大笔一挥,窃取这个国家公共资源的行为就会披上合法的外衣。

我们无法联系上若泽 爱德华多 多斯桑托斯总统对此事发表评论。这非常遗憾,因为正如莫科指出的那样,多斯桑托斯“应该对此做出解释”。

过去三个世纪以来,葡萄牙人从非洲西南海岸这个矿产丰富的国家获取了财富。在1975年安哥拉宣布独立后不久,国内各个政治派别开始争夺权力,以能像葡萄牙人一样攫取财富,这种混乱局面持续了27年。多斯桑托斯曾在前苏联的阿塞拜疆学习石油工程专业,他在安哥拉独立后担任了外交部长,最终在 1979年成为总统。他此后一直执掌国家大权,成为地球上任职时间第三长的非皇室国家元首。

在阿塞拜疆留学期间,多斯桑托斯总统结识了他的第一任妻子(他至少有两段婚姻):塔蒂亚娜 库坎诺娃(Tatiana Kukanova),他的第一个孩子伊萨贝尔就出生在阿塞拜疆。在伊萨贝尔6岁的时候,她入住了安哥拉总统府,虽然按照挥霍无度的非洲独裁者标准来看(除了这位总统放荡的私生活——他至少有5个子女是不同的情妇所生),这个家庭的生活方式并不算过分奢华,但多斯桑托斯家从纽约空运圣诞树,从一家里斯本餐厅进口价值50万美元的香槟酒。对于伊萨贝尔来说,这种颓废奢靡的生活已足够让她获得“公主”的绰号。

在伊萨贝尔的成长期,安哥拉经济一片萧条,主要由两个因素导致:持续不断的内战和多斯桑托斯的社会主义政策。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名誉副教授杰拉尔德 本德尔(Gerald Bender)从1968年以来一直研究安哥拉,他说:“在20世纪80年代,你走进超市的话,只能看到货架上摆放着面条,里面没有太多的商品。”对于过着与世隔绝生活的伊萨贝尔来说,她很可能看不到这种现实生活;她最终进入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就读,获得了工程学本科学位。她的母亲在伦敦生活,现已成为英国公民。

然而,随着1992年底安哥拉重新爆发内战,伊萨贝尔匆忙回到安哥拉首都罗安达,声称她此前在伦敦收到了死亡威胁。

沧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治早泄哪家医院比较好

天津津门中医院治皮炎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