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服业上演老板去哪儿更多服饰企业将倒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08:13 阅读: 来源:纸盒厂家

在闽浙服装业的一系列“老板去哪儿”跑路事件中,温州腾旭服饰董事长徐云旭无疑是最受瞩目的人士之一。从商界奇女子,到被警方悬赏通缉,徐云旭三个多月来的跌宕剧情,在温州乃至浙商圈内引起涟漪。

8月初,温州市公安局发布通告,因涉及骗取出口退税案潜逃,警方悬赏缉拿徐云旭和其母亲潘银妹,每协助抓获1人奖励1万至3万元。

此外,庄吉服饰因早前跨界经营造船业巨亏后,不得不由政府牵头,寻找上市公司山东如意(002193.SZ)从外部收购其服装业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采访了解,类似上述情况者并非孤例,数家温州知名服装企业的经营情况多已命悬一线,风雨飘摇。

“温州有名气的服装与制鞋企业的倒塌,在后面还会更多。”温州当地一位实业界资深人士向记者直言。

作为温州实体经济的支柱之一,服装行业在进入2014年以来上演危机四伏,各家当地知名企业纷纷卷入负面消息,昔日的服装重镇正经历着剧烈的震动。

外界纷纷将温州服装业的这一现状,归结为产业升级乏力与企业主经营理念落后所致。

然而,记者走访发现,在温州服装产业的内部,企业微观层面的纠结,与宏观政策的引导方向之间,也存在着偏差。

温州市服装商会会长、工商联副主席、浙江奥奔妮(集团)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晨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这样表示:“服装业转型升级中, 地方政府制定的政策是存在一定问题的。诸如转型去做清洁能源和造船业这些项目,很多都是行政性的硬性规定,最终干扰了市场。企业应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不是不计风险的转型。”

落马背后:草根企业家的迷失

在温州当地,精于个人打扮、擅长在商界席间穿梭的女企业家徐云旭,一直颇受瞩目。由于出身低微,加之女性身份的特殊光环,徐云旭和她经营的腾旭服饰一直被视作温州服装业的传奇企业而被各处取经。

这也让美丽女商人的形象在最后倒塌时显得更为戏剧化。今年5月,有关“温州腾旭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失联”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后经温州市公安局证实,徐云旭因涉嫌出口退税问题被立案调查,经侦部门联合税务部门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

8月1日,事件定性进一步被明晰。温州公安局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对其母女通缉的悬赏告示:“近日,温州市公安局正在侦查一起骗取出口退税案,涉 案金额巨大,主要犯罪嫌疑人徐云旭、潘银妹案发后潜逃。徐云旭,女,1974年出生,温州市区人,可能怀有6-7个月身孕。潘银妹,女,1952年出生, 温州市区人。提供线索每抓获1人将给予1万至3万元奖励。”

警方悬赏缉拿因涉经济案件潜逃的老板并不多见。而有熟悉腾旭集团的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徐云旭等人的税务问题也许并不假,但其背后更巨大的资金链危机,才是诱发此次系列事件的核心原因。

徐云旭所经营的腾旭服饰成立于1993年,当时还只是普通纺织女工身份、几乎没有任何实业经验的她,成功将小作坊式的公司一步步做到温州当地颇具规模的服装知名企业。

与众多温州本地的服装企业定位类似,腾旭服饰也是集设计、开发、生产、营销为一体,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的外向型服饰企业。公开资料显示:腾旭工业园区用地面积合计75亩,固定资产3.2亿元,年产值3.5亿元,拥有超过1200名员工。

“由于产业基础和各种历史原因,一批像徐云旭这样白手起家、实业管理经验平平的服装行业管理者,迅速占据了温州的传统行业。早期的低价竞争,给 了这些企业肥沃的发展土壤,进入21世纪以后留下的企业基本都已小有规模。然而,企业家的管理能力和产业眼光,却并未随着时间的变迁有较大的改善。”前述 资深人士分析认为。

在他看来,徐云旭和她所代表的这一批温州草根企业家,因为数年前金融放贷的短暂爆发而迷失了判断,误入房地产投资、扩大投资领域直接拖累了如今的企业发展。

2008年,中央四万亿投资计划极大地刺激了温州、宁波这样的江浙城市,房地产市场的不断膨胀,在催生了赫赫有名的温州炒房团的同时,也让众多本身与不动产投资毫无瓜葛的温州实业家,从企业抽血炒房。

“以徐云旭的能力,在企业管理与投资方面,原本腾旭服饰的规模已是其极限。当地方贷款突然爆发,银行找上门来希望企业贷款投资,像徐云旭这样的 企业家几乎一夜间‘身家暴涨’,钱多得不知该投向哪里,而又听闻房地产最容易赚快钱,于是抱团进入。”该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起码有 20%-30%的企业,都参与了房地产的投资。”

而在目睹了商会内多家服装企业跨界投资、深受负累进而经营困难之后,郑晨爱向记者直言,如今的温州服装企业都已经获得了惨痛的教训。“以前企业家大多认为房地产没有风险性,经过这次的重大挫折后,基本都不敢再去乱做这些投资了。”

转型之困:低毛利倒逼多元化?

除经营者欠缺风险控制意识,用多元化经营贴补主业低毛利的思路,事实上也令温州服装产业失血严重。

人口红利消失所带来的用工成本飙升,使温州服装业原已相当一般的利润变得更为稀薄。郑晨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2008年之前,温州服装用工市场的一个劳动力平均只有两万五的年薪,时至今日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五万,六年的时间翻了一番。

“五百个工人的成本增加,就可以耗去公司一千多万的利润,而较大型的企业员工都在千人级别,这给企业带来很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提高售价获得利润的做法,似乎也很难推行。观察人士指出,单纯的营销变阵带来涨价的行为,在全球化的买方市场中收效甚微,而希望通过设计与科研的升级带来回报,又必须承担前期的巨额成本和考虑后期的风险因素,中小型企业的管理者们面对着种种矛盾。

“如今温州的服装企业都在想办法提升员工效率,进行成本管理。有的企业选择减少用工,代以机器来降低成本;有的则通过培训,做一些科技应用,千方百计地降低劳动力成本。”郑晨爱表示。

英雄之剑破解版

开心躲猫猫中文版

战就战

屠龙霸业红包版

相关阅读